甲骨学研究史
首 页 > 甲骨学 > 甲骨学研究史 > 国家宝藏背后的故事 | 甲骨文里的妇好

国家宝藏背后的故事 | 甲骨文里的妇好

日期:2019-02-17 10:35:48      作者:      点击量:41



刷遍朋友圈的《国家宝藏》,让许多人感慨原来看上去冷冰冰的文物是如此生动、如此温暖。它们就像历经风雨的人,有自己的生命和性格,那是一眼千年中日日流淌的文化自信,是成就过往影响当下的血脉精魂。《国家宝藏》已经完结,但国家宝藏的故事仍在继续。今天起,就让我们带着对历史的温情与敬意,一起在《群言》中追寻那些泛着文明之光的国家宝藏,讲述那些藏于历史深处的人与事……


甲骨文里的妇好


妇好这个名字,在中国的传统文献记载中几乎是看不到的。多年来,这位“子”姓女子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一直默默无闻。妇好的出现,是与商王武丁连在一起的。河南安阳小屯甲骨文的发现,揭开了这位女性神秘面纱的一角,使她逐渐走进历史学家的视野。



武丁王后


公元前14世纪的商代后期,在商王盘庚(第20代商王)迁都到殷(今河南安阳小屯)之后,200多年内就没有再迁徙过。从盘庚开始,商王朝的世系已经被专家排列清楚,他们是:


盘庚—小辛—小乙—武丁—祖庚—祖甲—廪辛—庚丁—武乙—文丁—帝乙—帝辛


根据考古学的研究,专家把整个殷墟的文化分为四个时期,并与商王世系精细地对应起来。可以说,这个时间轴的确定,使考古学家能够根据墓葬或者遗址中出土的文物,准确地判别它们的年代。而这其中的第二期(武丁晚期至祖庚、祖甲时期)则是商代国力相对强盛的时期。武丁执掌王位之后,了解民间疾苦,内修国政、外击强敌,以文治武功将商朝国力推向鼎盛,史称“武丁中兴”。武丁时期的青铜器是最厚重精美的;武丁时期的甲骨文,无论字体大小和精美程度,都十分令人瞩目,刻痕中有的还带有红色的朱砂。


1936年6月12日,是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河南安阳殷墟第13次发掘的最后一天,下午4时左右,在整个宫殿区的西部,考古学家们发现了YH127甲骨坑,震惊世界。经过专家学者的研究,这一坑甲骨属于殷墟文化的第二期,是商王武丁时期重要的文献资料,记载的几乎都是商王武丁亲自向上天祈告的内容,涉及当时重要的国家大事。而在这一万余片甲骨中,妇好的名字就出现了几百次,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妇好生活的时代正是“武丁中兴”的时代。妇好墓中随葬的大量器物具有鲜明的殷墟文化第二期的特点,更印证了这一点。


YH127甲骨窖穴,号称“中国第一个档案库”。


根据殷墟妇好墓考古报告显示,在商王武丁的诸多妻妾(相传有60多个)中有法定配偶三人,而妇好就是其中之一。那么他们的夫妻关系如何?若我们用白话文来释读那些关于妇好的甲骨文,便能真切体会到商王武丁对于妇好的牵挂和心焦:


她受过伤,有骨头疼的病,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这几天,天气肯定又冷多了。妇好的战车一定没有遮盖的皮毛,她会寒冷吗?


近来北方多下雨,不知道她懂不懂得注意。


此外还有带兵征伐是否获胜、怀孕分娩是否顺利、疾病能否康复等。如此“秀恩爱”,足见武丁对妇好的深切关心。 


父系社会建立后,基于权力继承的需要,子嗣是至关重要的大事。在商王武丁时期乃至整个商代后期,商王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生儿育女。由于当时医疗条件比较差,妇女分娩要冒很大的生命危险。笔者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从事过多年考古发掘。在一座商代的墓葬中就曾发现在墓主人的腹部有薄如蛋壳的婴儿头骨和小小的肢骨,那位墓主人就是因为难产而死去的商代妇女。可见,难产在当时犹如孕妇的杀手。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有很多武丁卜问上天妇好分娩得是否顺利、是男孩还是女孩的记载。如现在台湾收藏的一块武丁占卜妇好分娩的甲骨“龟腹甲卜辞《丙》247”,记载了武丁从妇好生产的日子推测吉凶、婴儿性别的过程:“甲申卜,壳贞:‘妇好娩,嘉?’王占曰:‘其惟丁娩,嘉;其惟庚娩,引吉。’三旬又一日甲寅娩,不嘉,惟女。”



拥有封地与军队的女战神


妇好并不满足于做不问国事的宫闱佳人。武丁麾下贤臣良将云集,妇好作为一介女流却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历史上着名的女将军。武丁多次派妇好统领军队参加征伐,妇好还多次征募军队,创下了商代一次征兵数量的最高纪录。据史料记载,商王武丁曾经率领军队对土方、羌和夷等国进行了多年的征战,而妇好对这三次战争进行了全力支持。卜辞中有“登妇好三千,登旅万乎伐羌”的记载,意思是商王武丁征发妇好所属三千军队和其他士兵一万人,前往征战羌国。由此可以想象,妇好有着超乎寻常的勇气和智慧,她的地位相当受人尊崇,权力很大。有人认为:“妇好的封地一定是商王朝最富庶的地方之一,因为在她的封地上,她拥有自己独立的嫡系部队三千余人——在那个年代,普通小国的全部兵力也不一定能够达到这个数目。”


妇好的姓为“子”,之所以变为“好”字,是甲骨文、金文的写法造成的——或者是左“子”右“女”,或者是在“子”字的周边有“母”字。而“妇”则指有身份的妇女或女官。妇好属于“子”姓贵族,应是一位子国或子族的王公之女,有自己的封地。对内,她行使国王一样的权力,主持封地范围内的一切事务,拥有田地的收入和奴隶;对外,她遵守当时的封地与商王朝中央政府的关系,经常向丈夫武丁交纳贡品



最高级别的女祭司


3000年前的商王朝,人们普遍对上天存有敬畏之心,经常进行隆重的祭祀活动。根据甲骨文记载,考古学家发现当时人们遵行一套庞杂繁缛的祭祀制度。在这些活动中,妇好的名字也出现过,她受命主持祭天、祭先祖等各类祭典,还曾担任占卜之官。一位女子能够代表王室与神灵交流,可见其地位尊贵。


天不假年。妇好于武丁中期长辞人世,抛下了她挚爱的家庭和为之奋战的江山。悲痛的武丁将她葬在宫殿区内、池苑之畔,既似不忍夫妻阴阳相隔,又似依仗女战神守护社稷。墓上建起了享堂,供武丁与后代追思祭拜。妇好去世后,武丁对她念念不忘,一直担心进入阴间的妇好会遭受攻击。武丁多次为妇好举行大规模的祭祀,但还是不能消除灾祸的征兆,于是武丁为妇好举办冥婚,将其嫁给武丁的六世祖祖乙、十一世祖大甲、十三世祖成汤。在这一切完成后,武丁才最终放心。


妇好墓外的妇好雕塑


感天动地的爱情、母仪天下的风范、英姿飒爽的身影、庄重威严的仪态,妇好这位智慧和勇敢的女性,给后世留下了近乎完美的形象。“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与军事在中国古代被视为政权根本,为男性所垄断。而妇好既是中国有史记载的第一位巾帼女将,也是担当祭祀重任、不让须眉的女性。她以不平凡的人生为中国女性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应该说,妇好的杰出表现表明商代妇女所能承担的社会角色并不比当代妇女少。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封建礼教对妇女进行禁锢,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女性能力的发挥,这也许是社会的一种倒退。



读过以上文字,相信您已经对妇好其人有所了解。那么作为目前已发掘的唯一保存完整、能够与甲骨文联系断定墓主身份与墓葬年代的商代王室墓葬,妇好墓中究竟有什么?其发掘背后又有什么故事?